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语!10000辆被废弃的中国共享单车,正成为缅甸孩子的“豪车”

2019-08-16 点击:1493

   12:00

  来源:美晨生活

无语!辆被废弃的中国共享单车,正成为缅甸孩子的“豪车”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最人物(iiirenwu)授权转载,转载务必联系最人物。

  855f62d54d434172b7e55360f0bb0e46.jpeg

  今天的文章,由三个“人物”构成:中国摄影师,缅甸商人,骑自行车的缅甸孩子。他们背后,不仅是一个变废为宝的故事,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文| 牙谷牙狗

  商业世界向来渴望制造神话。

  2016年共享单车兴起,诸多企业渴望通过单车这一环保、便捷的交通工具,改变全人类的出行方式。短短一年内,仅ofo、摩拜两家公司,就融资超过150亿人民币。

  这样辉煌的商业奇迹,一度让置身行业的人觉得梦想成真。短时间内,近百家企业在祖国大地上投放了超过2000万辆共享单车。

  274f2cc264784fa9a1907242853ca0ac.jpeg

  短暂的欢愉之后,神话破灭的速度似乎与它崛起时一样快。

  2019年,ofo押金难退,摩拜卖身美团。在经历崛起、混战、卖身、解散后,共享单车企业死的死,伤的伤,再难有三年前朝气蓬勃的样子。

  bec101f509a14989aa92d3d398d3db44.jpeg

  无声的商业战争停止,人们在打扫战场时惊讶地发现,他们留下遍地单车“尸体”。

  那些曾经为人们带来喜悦和便利的共享单车,最终被遗弃在郊区、荒野,钢骨森森,令人惋惜。

  如何处理这些共享单车,一度是企业和政府都头疼的事。

  ce84bd7ed7d743d991fa0d18fc17a1e7.jpeg

  017ac113f846408bb4fb6808148e0c9d.jpeg

  最近一段时间,摄影师吴国勇两次来到被誉为“共享单车心脏”的天津小镇王庆坨。

  2016年,共享单车市场爆发,包括ofo和摩拜单车在内的无数企业,将数以千万计的自行车生产订单,抛给了王庆坨。

  据政府公开资料显示,在2017年,自行车产业曾占据王庆坨GDP的75%,吸纳了全镇超过60%以上的劳动力。

  9aebc6dbb93547d094c8d6ce2ade1ecd.jpeg

  王庆坨

  三年之后,倒下的共享单车企业砸死了无数王庆坨的工厂。500多家企业衰减近半,曾经如马蜂窝般密集的经销商一哄而散。

  当地人再不愿去回忆那个炽热年代留给他们的伤疤,大多数人再提起共享单车时,都恨恨地说:“共享单车毁了王庆坨。”

  即便如今王庆坨的共享单车产业几近消失,吴国勇还是找到了它曾经存在过的印记。

  从镇中心的立交桥向南4公里,沿着田间小路走到赵家柳村,在附近一块整齐的田地里,吴国勇发现了无数被遗弃在此的“尸体”。

  当地人给这块地起了一个惊悚的名字:共享单车坟场。

  7b029d831d844b4b89563599cd528d5e.jpeg

  在2017年10月政府颁布禁投令之前,共享单车企业在市场上的投放,严重影响了城市路面规范。

  据报道,单单在北京一座城市,各家企业总共投放了超过250万辆共享单车。而北京的常住人口,不过2000万。

  吴国勇敏锐地注意到了共享单车过度投放对城市面貌带来的危害。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辗转近32个城市,拍下了那些被遗弃的共享单车坟场,试图通过相机对资本的故事做一次总结:

  在科技的复制品中,人无休止的欲望、野心,近百亿的资金,究竟能造成怎样的景观?

  078e413fe1e24ae98ddc1547cb6b57d2.jpeg

  在广西南宁青秀区。失去行动能力的单车尸体,被堆成像一副亮黄色的地图。

  吴国勇常常觉得匪夷所思:“以前觉得课本上,人们把牛奶倒进河沟里不可思议。现在这个时代,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36cdbdb31428454c835645cd169fe575.jpeg

  136f8a10b7654e29b41cd02fec96925e.jpeg

  厦门同安,超过7家企业,在半年时间内,总共投放35万辆共享单车轰炸这个城区,当时整个同安区总人口不过55万。

  远远大过需求的共享单车,被人运输到了郊区。它们被堆叠成山,车架严重扭曲变形,车链脱落。

  71f6a5eeab35490a90d6ac6938fda618.jpeg

  9f2e2a4463ce4f60981cb0b1a9b33630.jpeg

  △南京江宁,自行车被圈在废弃的场地内,无人问津,无人使用。

  95d910c1dcfb495da1f18cbab3be215b.jpeg

  △福州,大多数共享单车被遗弃在山林间的垃圾场里,样子像极了一朵朵盛开的小花。

  31d87714ac294e57b5dc375901617295.jpeg

  △广州,无人机拍摄下堆叠的黄蓝红三色共享单车,呈现出一种旖旎复杂的别样景致。

  6850480d16aa4bdd9712684501ea6a04.jpeg

  △上海浦东。码放整齐的共享单车,从上空望去像稻田般整洁明亮。

  如果说共享单车试图改变人们的出行观念,将更加便捷和环保的出行方式,以低廉的价格提供给用户。

  那么当自行车从私人物品变成人人可以取用的工业复制品,再到如今遗落街头时,它短暂存在的三年到底改变了什么呢?

  吴国勇想不出清楚。他只记得,在广州天河一次拍摄过程中,置身诺大的“坟场”,他突然听到周围“滴滴滴”的响声。

  cca5c0ea42b54c2b8724c4409d848fb4.jpeg

  它们此起彼伏,若隐若现。吴国勇愣了一会才明白,那是共享单车电子锁故障发出的声音。

  很久以后他回忆说,这一刻给了他强烈的刺激,“这些被暴力清缴的共享单车是有生命的,它们在用这种鸣叫诉说着什么”。

  如今,“坟场”惊悚的景象似乎要结束了,一个叫做迈克丹顿温的缅甸创业者来到了中国,看到那些呜咽的“生命”,他决定做点什么。

  吴国勇 《无处安放》

  7b1c98b4722b43c29b1f3658187ef4fb.jpeg

  迈克丹顿温出生在缅甸,8岁时,他随父母移民新加坡,远离了被贫困侵袭的故土。

件没有让他在金钱中迷失。刻苦学习之后,他考上了新加坡最好的大学之一南洋理工大学。

  2010年,听闻缅甸政府决定实行改革开放,他像周围热血沸腾的缅甸青年一样,渴望用自己的知识改变整个国家的命运。

  他从新加坡回到缅甸首都仰光,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希望在物流、公共交通和食物配送等平台上,为缅甸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fb18cfacaade4bb9a0bc17fd91ecfd1a.jpeg

  在缅甸,这个33岁的小伙子,喜欢在工作之余驾车国内旅行。缅甸沿途美丽朴实的风景让他沉醉。

  但迈克丹顿温敏锐地发现,在自己自驾游的过程中,总能看到很多背着沉重书包的学生走在路上。

  起初他并没在意,直到有一次他主动给沿途学生搭便车才了解到,这些小孩,每天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长达1-2个小时。

  77aa104a611749c4bf56c1124032e408.jpeg

  回去以后,他在网上搜索到相关资料发现,缅甸的辍学率至今仍是世界上最高的。很多家庭面临着恶性循环不能接受教育,就不能摆脱贫穷的陷阱,而贫穷又导致了无法接受教育。

  实际上缅甸的公共教育非常便宜,学校由政府补贴,修道院和孤儿院也都竭尽可能给孩子提供一些基础教育。

  但缅甸的村庄分布相对分散,政府无力为每个村庄修建学校,很大部分学生都居住在距离学校很远的地方。

  因此,在缅甸900万学生中,超过60%的人需要徒步上学。很多学生因此放弃学业。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道,整个缅甸有约55%的孩子生活在贫困线下。在缅甸17岁青少年中,有超过一半的人没有接受义务教育,或者只受过有限的教育。

  一个儿童在采访中悲伤地说:“如果我们能减少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能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获得更多知识,提高摆脱贫困的机会。”

  7cda963445b9487b8a1be6a420a1cf85.jpeg

  迈克丹顿温对这样的现状感到痛心,他一直在想如果缅甸学生能够拥有一辆自行车,上学的时间,将会从几个小时,缩短到半个小时之内。

  但他遗憾地发现,在缅甸,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价格在300-500人民币之间,对于贫困的缅甸家庭来说,这是他们大半年的收入。

  怎样才能让缅甸学生,拥有一辆方便的自行车,是堵在迈克丹顿温心头的一块石头。

  e227221ce45443b5a19c4a4e82fbccc5.jpeg

  苦苦找寻解决方案未果时,一次来到中国的偶然机会,让他想到了方法。

  在北京,他看到大量“共享单车坟场”,数以万计的自行车密密麻麻的堆叠在一起的景象,给了他强烈的冲击。

  他感慨到:“被遗弃的自行车一文不值。但在缅甸,它们却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回到缅甸后,他开始联系位于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的共享单车企业,希望能够回购那些被遗弃的共享单车。

  “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的机会不会再有这么便宜的自行车了。”

  d15f5d31ef8b49d4a9942592ca3ab3aa.jpeg

  迈克丹顿温首先询问了回收厂,对方告诉他,每辆车的价格在70元人民币。

  犹豫的过程里,他得到另外一个惊人的内幕消息。一大批全新的共享单车,因车企无力支付货款,而退回到了工厂。厂商希望及时出手积压单车,回笼资金。

  经过讨价还价,最终迈克丹顿温以100元的低廉价格,买下了第一批共计辆车,运回缅甸。

  f0589e15703641f2acc4cfc151e986fd.jpeg

  56d0a0c671e94e538397a4a0f434cefc.jpeg

  单车运回后,他雇佣维修工人,拆掉电子锁、加装车灯和后座。

  同时他通过与当地学校合作建立学生信息数据库,确保将单车发放给了真正因能够受益的学生家庭。

  6e496ec665eb45beb303c9cd25e244b7.gif

  当迈克丹顿温开始发放车辆的时候,很多学生、老师和家长都流下了眼泪。他们相信,在自行车的帮助下,不会再有孩子因为路远问题,选择辍学。

  拿到共享单车,不少孩子都开心地说:“再也不用早起。也不需要走两个小时的路。”

  甚至一位母亲,在得知迈克丹顿温为他们送来自行车时,与儿子相拥大哭:“以前每当儿子出门,我就担心得眼泪止不住流。现在都好了。”

  ae188a49270c4510bc1b30d58c26cbeb.jpeg

  最让迈克丹顿温感动的是,今年在全缅甸高考艺术科目拿下状元的女孩,就是其获益者之一。

  她的家距离学校超过13公里。即便每天骑自行车,她也需要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才能抵达学校。

  如果没有迈克丹顿温,或许她会像无数缅甸辍学的孩子一样,选择回到家庭务农。

  72b9c0cf025448b4b522c142eb6911b7.gif

  为贫困儿童发放自行车事件经过缅甸媒体报道后,迈克丹顿温成了缅甸学生心中的英雄。而这个33岁的青年男子,却依旧开心不起来:

  “ 辆自行车,说实话,像是往大海里撒盐,我们能做的太有限了。但是总要有人开始的。有人迈了第一步,就可能有人走第二步。”

  他希望在未来5年内,能够将9万辆共享单车,发放到缅甸贫困山区孩子的手里。将被中国遗弃的共享单车,变成孩子对抗贫穷命运的武器。

  ac31bbf8f481400fbffab672ca8b467f.gif

  共享单车从兴起到如今,像极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故事的尾声,却没有出现我们想要的结局。

  不管是资源的浪费,还是人性欲望的纠缠不休。那些堆叠在城市边缘的铮铮铁骨,都印照着从前人狂欢过后一片狼藉的生活。

  f8d93f728c4945a4b6e4e27a43734265.jpeg

  如今,从上海开始试点的垃圾分类即将拓展到全国。在这个所有人讨论什么是干垃圾,什么是湿垃圾的时代,那些被遗弃的“共享单车”,却只能被以15元的价格,碾压成废铁回收。

  在成都,堆积如山的报废小黄车,被压扁装车,以15元的价格卖给废品收购站。在江苏,很多共享单车被“肢解”,压缩成铁饼,以“废铁”的价格卖掉,价格不超过12块钱。

  ea1297e4b1d742ffb7d5aab12f1ac399.jpeg

  共享单车企业,没有多余资金处理过度投放的车辆,结果只能以处理垃圾的方式对待。

  而在一个没有共享单车的国度里,一个缅甸商人却能够想到,将被遗弃的共享单车,送给当地贫穷的孩子。

  这背后不仅仅是一个需要车企思考的问题,我们所有人或许都该想一想:

  能改变缅甸孩子命运的共享单车,为什么在中国只能沦为废铁?

  部分参考资料:

  新京报:《一万辆共享单车,离开“坟场”到缅甸》

  原色视频:《我回收在中国废弃的共享单车,送给缅甸上学的孩子》

  GQ报道:《ofo的终场战事》

  财经天下周刊:《20个单车坟场大屠杀记录》

网络、吴国勇、视觉中国

  The End

  最人物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最人物(iiirenwu),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

,查看更多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缅甸

  共享单车

  吴国勇

  王庆坨

  迈克丹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
日期归档
yzc88亚洲城 版权所有© www.jewelrygoldy.com 技术支持:yzc88亚洲城 | 网站地图